太平洋在线客服微信

药物依赖小百科

成瘾药物要辨清 滥用导致依赖性

礼赞祖国 逐梦前行

在中央宣传部、中央和国家机关工委、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、北京市委近日联合举办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系列论坛上,各行各业代表人物生动讲述新中国成立70年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相关领域发展成就,与网民实时交流,引起社会持续不断的热烈反响。

探索戒除药物成瘾新方法

DBS——关闭药物成瘾的“开关”
DBS系统
DBS临床试验手术现场

药物成瘾是一种疾病
  晓冬是唐都医院高国栋教授团队开展DBS戒毒技术临床研究最早纳入的11名受试者之一,彼时唐都医院陈磊博士主要负责前8例,晓冬就是陈磊的受试者。
  据了解,很多药物成瘾者像晓冬一样,最初接触毒品仅仅是因为好奇,接触几次后逐渐形成用药后的“欣快感”;为了追求这种“欣快感”,进而反复使用毒品并最终成瘾。
  药物滥用导致很多人间悲剧。为了戒毒,很多成瘾者及其家庭都做出了巨大努力,但仍无法逃脱毒瘾的魔掌。
  “戒断后复吸是治疗中最棘手的问题,也是一个国际性难题。”据陈磊介绍,药物成瘾的治疗依据其自身特征分为两个阶段:一是脱毒治疗,二是预防复吸。现有治疗方法如强制戒毒、药物替代治疗、心理行为干预等,能够显著降低成瘾者对毒品的躯体依赖,即脱毒效果显著,但均不能有效降低成瘾者对于毒品的心理渴求,即“心瘾”持续存在,导致脱毒半年内的复吸率高达97%,成瘾者往往陷入“吸毒--脱毒--复吸”的恶性循环。
  很多人把成瘾者戒断后复吸归结为“恶习难改”,甚至学术界也曾把吸毒看成是一种不良习惯。其实药物成瘾是一种疾病。早在2000年,McLellan等学者就在JAMA上发表题为《药物成瘾是一种慢性疾病》的文章,提出药物成瘾是与2型糖尿病、高血压、哮喘等相类似的慢性疾病。此后,这一观点逐渐获得学术界认可。
  “首次药物滥用是社会问题,成瘾之后就是生物医学问题。”唐都医院功能神经外科主任王学廉认为。
  药物成瘾实际上是大脑发生了病理性改变,而且短时间内很难恢复正常。按照临床医学划分,这种成瘾性应该列入精神疾病范围。随着对成瘾性认识的改变,人们开始反思以往戒毒治疗的措施是否得当。2013年,The Lancet杂志发表题为《药物过量的致命负担》的文章,评价美国有关戒毒政策的转变:认为既往的惩罚性措施(强制戒毒、入狱)对戒毒是无效的,对药物成瘾应该像其他慢性疾病一样进行治疗。

查看全文

1. 什么是DBS戒除药物成瘾?

2. 经过DBS植入后,能彻底去除药物成瘾吗?

3. DBS戒除药物成瘾有什么副作用吗?

4. 截至目前,DBS戒除药物成瘾研究开展了多长时间?

5. 什么样的情况可以接受DBS戒除药物成瘾?

6. 目前,接受过DBS戒除药物成瘾的患者情况如何?

7. DBS戒除药物成瘾有哪些注意事项?

8. DBS治疗后,又复发了该怎么办?

9. 药物成瘾去除后,植入的器械是否可以取出来?

10.开展DBS戒除药物成瘾碰到的困难有哪些?

(一)易上瘾的物质及行为

美国著名的治疗成瘾的心理治疗师弗雷德里克·沃尔夫顿在其著作中总结了其在多年的成瘾心理治疗工作中见到的、常被滥用的物质及行为(详见下表),这些在我们国内的成瘾治疗工作也经常碰到。

(二)戒瘾,立即行动起来

1. 坦白“我确实有成瘾问题”    2. 寻求专业外援     3. 清扫戒瘾环境     4. 建立康复支持系统

  我国在研究利用脑深部电刺激(DBS)技术治疗药物成瘾方面已走在世界前列。那么,提供DBS技术系统的苏州景昱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?在国际禁毒日到来之际,记者来到苏州,采访了该公司董事长宁益华。

  作为国内第一批生物医学工程专业的毕业生,宁益华先后在GE医疗、美敦力、西门子等多家外企工作,曾与国内包括唐都医院在内的多家知名医院合作,对医工结合对临床治疗的重要意义有着深刻理解。所以,当了解到DBS技术时,他创办了专注于DBS技术研发的景昱医疗器械有限公司;当他获悉唐都医院高国栋教授团队运用DBS治疗药物成瘾性遇到刺激电极太小、出现位移等问题时,立即意识到其中的市场机会,治疗药物成瘾性的脑起搏器研究,成为景昱医疗的重点突破方向。

监管动态